媒体关注

女王娱乐

新闻动态

新华网 共和国农机工业“长子”成长记

发布时间:2018-08-01 文章来源: 阅读次数:

60年前,被命名为“东方红”的中国首台自主生产的履带式拖拉机问世,由此拉开中国农机工业的序幕。也使中国的农耕方式发生重大变化。

60年来,东方红拖拉机曾“开”上过人民币,也曾产量锐减跌入谷底。不断的改革创新,使其越过计划“垄”,驶入市场“田”,在同世界顶尖农机企业的竞争中,不断发展壮大,不但成为中国响当当的农机品牌,而且在世界上100多个国家打响名号。

东方红拖拉机的60年,是中国制造成长史的重要篇章,阅读过往的苦难与辉煌、光荣与梦想,从中汲取力量,启迪前路,不断改革创新,中国制造业必将坚毅前行。

使命:开启中国农耕方式重大变化

1958年7月20日,一辆身披红花彩绸的拖拉机“轰隆隆”开出厂区大门,工人像送新娘子一样,跟在后面敲锣打鼓,两旁挤满了围观的群众。

这是中国人自己制造的第一台拖拉机——东方红54履带拖拉机,比预定时间提前了一年。拖拉机的问世,改变了中国几千年的耕地主要靠牛的农耕方式。

而为了这第一台拖拉机的问世,成立于1955年10月1日的洛阳第一拖拉机厂付出了艰辛的努力。

罗士瑜、吴敬业、刘寿荫等一批海外赤子,怀揣着新中国的农机制造梦想,克服重重困难回到祖国怀抱。数万名知识分子和工人组成的建设队伍,在一拖厂区90多万平方米的土地上洒下心血汗水。

当时,洛阳工业基础仅有一个1500千瓦的发电厂,一个小煤窑和一些破旧的手工业作坊,建厂的涧西一带,除了一条洛潼公路横穿、几个村庄点缀外,全是农田,商业网点集中在10公里之外的老城。

破土动工后,数万由知识分子和工人组成的庞大建设队伍在这里洒下心血和汗水。一拖102工区,38天建成1座2.4万平方米的大型厂房,提高工效近1倍;铸钢车间八一青年炉代表戴尔身,裹着厚厚的棉大衣,创造了在高温炉膛里清理炉渣时间最长的全国纪录。

如今已经78岁的李学义1956年到一拖工作,他回忆说:“当时吊车很少,几十吨、几百吨的大型设备,基本上都是人拉肩扛安装好的,工人们就睡在车间草垫上,铁块、钢材等原材料一来,大家就起来去干活,可以说,一拖完全是手工和半机械化干成的。”

作为中国农机工业的第一代产品,东方红54履带拖拉机在黑龙江北安二龙山农场服役期间,在极为艰苦和高强度的作业环境下,创造了31年没有大修的纪录,被誉为“北大荒精神”的象征。

1959年试制成功的东方红75履带拖拉机,作业效率提高45%,油耗降低3%。1962年,东方红拖拉机“开”上了1元面值的人民币,成为当时中国工业战线最闪亮的“明星”。

如今已88岁高龄、原一拖副总工程师张文恺毕业于清华大学。1958年,他主动申请从北京到一拖工作。回忆起这段艰苦又充满激情的岁月,他说:“‘东方红’不仅是一个品牌,更代表了一种朝着目标执着前行、面对困难坚守使命的精神力量。”

传承:在改革开放中浴火重生

作为新中国第一台拖拉机、第一台压路机和第一台军用越野汽车的诞生地,一拖有个响亮的外号“拖老大”。据不完全统计,改革开放前,东方红拖拉机完成了全国60%以上机耕地的作业。

1981年,国家不再对一拖下达指令性计划,同时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施让土地变成一块块“面条田”,大型履带拖拉机失去了用武之地。这一年,东方红履带拖拉机销量从1980年的2.4万台,跌到不足1万台。

“小毛驴趾高气扬,老黄牛重上战场,拖拉机离岗休养”成为当时市场上的顺口溜。难道分田到户的农民真的不需要拖拉机了吗?

 带着这样的疑问,1981年,一拖先后派出500多人,分赴全国15个省、106个县进行调研,带回了“农民设计师”的思路:能不能生产小一些的拖拉机,最好相当于1头牛的价格,但有8头牛的力气,会犁地又能跑运输……

中国最大的农机企业,由此开始了市场化改造与发展之路。1983年,“1头牛价格、8头牛力气”的东方红15小四轮拖拉机批量进入市场后,数百万台的东方红15小四轮拖拉机从洛阳源源不断地运往全国各地。

更重要的是,企业尝到了适应市场、培育竞争优势的甜头,开始持续不断的产品变革。

改革开放之初,农民购买力有限,用不起大拖拉机,农机企业都在小型拖拉机领域展开激烈竞争。但是一拖坚持认为,大型拖拉机是我国农业机械化发展的必然选择,要着眼未来,实现大轮拖技术的完全国产化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一拖制定大轮拖技术平台战略,用当时市场销售良好的小轮拖产品收益来支持大轮拖技术的研发。最终,形成符合中国用户使用习惯、适应中国国情的系列产品,且掌握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轮拖技术。

“用20年实现了从零部件到整机的百分百国产化,很多人都熬白了头发。这个过程非常艰辛,却也非常值得。”一拖董事长赵剡水说,当时我国的工业基础比较薄弱,各种配套不齐全,是几代人默默坚持才有了今天我们自己的大轮拖。

坚持创新也带来了市场回报。如今,东方红大轮拖已成为国内最畅销和保有量最大的品牌。

 奋进:让中国农机在世界市场“耕耘”

“多少钱,卖不卖?”“这就是我们想象中的无人驾驶拖拉机!”

今年6月,在江苏兴化举行的我国首轮农业全过程无人作业试验现场,不少人围住刚参加完演示的东方红无人驾驶拖拉机问个不停。这场国内无人农机技术最高级别竞技中,东方红是唯一一台满足完全作业功能的无人驾驶拖拉机,全过程作业误差控制在2.5厘米以内。

“当有专家和代表问,东方红无人驾驶拖拉机是和哪所大学合作研发的?我骄傲地说,是我们自己设计研发的。”回忆起当时情形,东方红无人驾驶拖拉机项目负责人陈松颇为自豪。

从上世纪80年代的东方红小四轮,到花费20年实现完全国产化的东方红大轮拖,“东方红”一直引领着我国农业装备的升级。

2004年起,一拖进行动力换挡技术的研发。和之前的整机引进不同,此次一拖选择了“联合开发”模式,但核心的产品理念来自一拖,中间的每一张图纸、每一个零件、每一个生产环节,都由一拖人自己完成。

“农机市场的国际竞争日趋激烈,如果民族品牌不能抓住时机迅速掌握高端装备制造技术,中国农机市场必将被国际巨头抢占。”赵剡水说,要实现国家农业现代化,保证国家粮食安全,一拖有责任打造国产高端自主装备。

2014年,我国首款商品化动力换挡拖拉机上市,直接迫使进口产品大幅降价30%以上。

虽然如此,在无级变速拖拉机领域,我国依然受制于人。一拖技术中心副主任王东青说,2011年,无级变速拖拉机立项之后,一拖曾找掌握这项技术的一家外国企业谈合作,但被对方一口回绝。

作为共和国农机工业“长子”,一拖对这样的境况并不陌生。“不怕困难,勇于创新,这是贯穿‘东方红’成长历程的传家宝。”王东青说,他们从一张白纸起步,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,最终研制成功国内首台无级变速重型拖拉机,结束了我国350马力以上重型拖拉机必须进口的历史。

改革开放40年来,一拖实现了中国农机工业技术的多次创新突破,“东方红”在世界100多个国家打响名号。但是一拖仍保持着清醒头脑,看到我国在农机高端重大装备及关键核心部件上,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。

“差距就是动力,让中国农机装备在世界农机市场上‘耕耘’‘收获’,是一拖义不容辞的责任,也是东方红与生俱来的使命。”赵剡水说。